暗紫冥灵

【万千】月照一天雪

夜半时分,千叶传奇忽然醒了。窗外传来簌簌落雪声,他披衣下床,将窗打开,庭院里已落了薄薄一层积雪,更深月色映照白雪泛起一地冷光。不由得让他回忆起许久以前,他在日罗山的一个夜晚。

    然而日罗山四季如春,是没有雪的,相似的也只有那明月如霜。彼时他也还尚未完全经历命运的洗练,对人世的感情懵懂未明。想要带领日盲族好好在阳光下生存下去,同时也初次遇上了想要握紧的人。而现今,他守着残存的族人在偏僻的北域一隅安居,那个人也长眠于地下。

    是了,人的感情终是复杂难解的,初生的他虽能洞彻人心,却无法通晓感情,这大概也是他至今最为萦怀的一件事。而当初,在那个月色正好的夜晚,曾有过那么一瞬,他离自己的心那么近。

彼时,他负伤在身,半夜因伤口的疼痛而醒过来,惊醒了在一旁守夜的万古长空。窗户半开着,月光如水般倾泻下来,落在地上恍若一地霜雪。他突然想起他第一次经历一场风雪,终得云开见月明后的那种冲动,想要找一个人与他寒炉对雪,直至天明。如今,那壶茶,他想邀万古长空共饮。

然而,万古长空见他神色滞然,以为他为月光所扰,便起身将窗关上,对他道,“休息吧。”

窗一关上,那片白雪便消失了,千叶传奇猛地从刚才莫名的感情中脱离出来,安静的点了点头。他缓缓地阖上了眼,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正确的人,若以后,若以后有机会再说吧。

他做了一个梦,梦里风雪初霁,一弯明月映照一天雪色,举目尽是无垢的颜色。唯有他,是这纯白画卷上的唯一墨色。他随意的四处走着,一如当初,感叹于造化之神奇,一时之间,头一回想要与人夜臼和烟捣,共烹雪水茶。第一次有想要和其他的人分享,当时只是有这样一种心情而已。然眼下,他希望坐在对面的人,是万古长空。尽管长空好像更喜欢喝酒,思及此他微微地勾起一点笑来。

眼下,只有他一人独坐,但他还是泡了一壶茶。茶烟寂渺,饮一夜风雪。

天将明了。

 

 






随意记个段子吧,大概就是这样了。

评论(1)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