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紫冥灵

【酒茨无差】此会何年

酒吞死亡梗

原创角色出没

玻璃渣预警  

关于酒吞童子被源赖光退治一事茨木自然是不信的,他的挚友那么强大,那么无坚不摧,怎么会被弱小的人类所击败,被斩下头颅呢。

然而,匆匆赶回大江山的茨木所看到的,并不是昔日的大江山,瘴气笼罩了整座山头,刚踏入山脚便觉腥风阵阵。树林里无智的妖鬼在四处乱晃,平日里四处乱窜的小妖不见踪影。而且更另他不安的是,他并没有感觉到酒吞童子的妖气,可是明明这风中夹杂这血腥气中有着他的味道。

他仗着自身妖力强行闯入瘴气的中心,大殿上香醇的酒气还未散尽,昭示着一场不怀好意的盛宴。然而地上淋漓的血迹,昭示他一直不愿相信也无法相信的事实,酒吞童子,在这里,在他脚下这个大殿里,被一个叫源赖光的贵族,打败了。他心中那个无法超越,完美强大,屹立于鬼族之巅的男人,被打败了。可就算如此他还是拒绝承认,他追随的那个男人会就这样简单的死去。他要去找酒吞童子,吾王,你一定,一定不会就这样死去。

第一个百年,茨木出现在各处山野之间,随身携带者一壶不知道在何处顺手买来的酒。因为总觉得见到酒吞童子,没有酒可共饮,便好似缺少了什么似得。每一天都是失望也是希望,偶尔视野里出现一抹红影都能让他抑制不住想要追上去的冲动。但是哪里都没有,离开大江山之后便再找不到那熟悉的妖气,那让他无比迷恋,霸气嚣狂的妖怪,便恍若一缕微风散落于天地之间,不见踪迹。但是,吾之挚友啊,我总会找到你的。

第二个百年,那些关于他,关于酒吞,关于大江山的事,都逐渐成为怪谈流传于市井之间。他偶尔化做人类的样子,在酒肆打酒的时听到过,关于酒吞童子的描述,夜间显鬼形,赤颜短发,身高丈余,发髻不系,头上生角,面目狰狞至极。他心里嗤然,吾友俊美无双,就算是鬼形也没有如斯可怖。

至于醉酒,每回自己醉倒之前,都感觉酒吞拿着鬼葫芦的手都不曾颤抖过,更未曾看过他的睡颜。经常是他睁开眼,身边神酒的气息尚未散去,身边却无一人。可是偶尔,在前夜喝得十分尽兴的时候,可以看见倚着鬼葫芦闭目养神的酒吞,在他看过去的一刹那睁开眼,仿佛漫天的星辰都汇聚与那双水晶紫的眸子里。然后,他感到全身的血液都沸腾起来,沉寂了许久的胸口又开始炽热起来。茨木童子眼里燃烧着强烈的战意,“吾友,来战吧,展现你无与伦比的战力,将我打败吧”。这一次,酒吞童子拎着鬼葫芦站起身,嘴角扯起一个嚣狂的笑,“来。”

那一架,打得酣畅淋漓,两人从旭日初升战至月落西山,最后他被酒吞以一种别扭的姿势掐住要害摁倒在地上。茨木狂热地看着酒吞童子压在自己身上,喘着粗气居高临下俯视自己的样子,无数次的,想要对着面前的大妖将自己所有的一切,包括自己都献于他。就当他忍不住要发声时,红发的鬼王松开了他,活动着手腕将鬼爪恢复成手的形状。身上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唯有身上斑驳的血痕印证着这激烈的一战,同时斜眼冷觑着他,“你还想要躺多久。”

茨木童子阖目,沉浸在回忆里,不觉间说书人已经离去。他拎起桌上的酒,乘着夜色,在一片山林间,对着月,喝了一夜的酒。吾友啊,你曾道,陪伴你的,只有酒与月,我一直心有不甘。现如今,我醉卧在这林间,感到了与你当初相似的寂寞。也许我当真,不是那个能填满你寂寞的人吧。或者说,你的寂寞,大概是无法被填补的存在。可于我而言,这漫长岁月,失了你的存在,是何其的失味啊。

第三个百年,他仍旧游走于妖界与人间,寻找着那个那个人的下落。但是,他月下独饮的时间越来越长,醉倒的次数越来越少。仿佛,时间已经静止,漫长的生命里,被无尽的寂寞与空虚噬心的痛苦,令他越来越来清醒,也越来越迷茫。在追随酒吞的时光里,似乎从未觉得生命漫长,了无生趣,触目之间溢满了鬼王那火红的发与神酒的香气。只要跟随着他,就永远不会觉得无趣,喝酒也好,赏月也罢,虽然都不及战斗能令他热血沸腾,但似乎也从不觉得生厌。但如今,放眼望去一片苍茫,一切都仿佛失了颜色,他逐渐记不清酒吞童子是以一种怎样的姿态闯进自己的生命里,而自己当初的时光又是如何消磨的。

第四个百年,他重新回到了大江山。再次踏上这片充满回忆的故土,往昔纷至沓来,于是他便住下了。他在他们当初在大江山的风景绝胜之处酒满金樽直至天明的地方,对月举杯,在酒至半酣时,常可看见挚友虚影,独坐一侧。他忍不住开口唤他,“吾友”尾音还在空气中微微颤抖,那个虚影已然消失不见,只余一地冰冷的月光。到后来,他逐渐的习惯,学会了在醉酒的时候,安静地守着那个梦境,只默默地看着那个身影,直至日光驱散黑夜,才一气饮尽剩余的苦酒,沉沉睡去。

第五个百年,他的身边多了一只小鬼。虽然修炼已小有所成,但确实还是一只小鬼,带着一股子无所畏惧的气势前来挑战自己,输了之后一幅不服气的样子瞪着自己。茨木现在想起来,也觉得自己那个时候脑子大概是进水了。他蹲下身,尖利的鬼爪抬起那个小鬼的下巴,“喂,小鬼,要不要追随我。”一边问一边想是不是要再加一句威胁会比较有气势些。“好。”面前的妖已经毫不犹豫的回答了他,暗紫的瞳仁熠熠生辉。茨木愣了一下,没有多说,转身便离开了。

往后的生活也并没有什么不同,只是多了一个隔三差五来和自己打一架的小子而已。唯一一次意外大概就是,有天早上,茨木日常把人撂倒在地之后,他一脸纠结与好奇地盯着茨木。茨木也懒得管这么多,就当他转身要走的时候,身后传来嗫嚅的声音“您的恋慕之人,是谁?”茨木一脸意外的回过头“你一天不好好修炼,就只会打听八卦吗小子。而且谁告诉你,我有意中人了。”

“我有好好修炼,而且我也没有打听八卦,我昨晚来找你的时候都看见了。你看着那片月光的样子,和樱花妖看着自己喜欢的人类表情一模一样!”

“哦。是嘛,我倒是不知道还有这回事呢。”面前白发独角的大妖突然大笑起来,暗金色的妖瞳里邪气四溢。“告诉你也无妨,我在怀念的是吾之挚友,我追求的极致,位于妖族顶巅的男人,酒吞童子!”

“可我觉得您才是妖族的巅峰。”他咬着唇不服输地看着茨木童子这般说道。未了,茨木走过来揉了揉他的头,

“那不过是因为你没有见过吾友而已。”

第六个百年,那个小鬼离开大江山说要外出游历,顺便挑战自我。他来告别的时候,茨木正在想今晚去哪里喝酒。看到他来,便留了他在住处喝酒,说是送别。那夜酒喝了很多,话也说了很多,自酒吞离开之后,这是茨木第一次与人共饮。往后的日子还是照旧,每天在不同的地方醉倒,偶尔打败前来挑战或者闹事的妖怪。还有就是,青灯行来过一次,说见过他养的那个小鬼了,还被缠着问你的故事。茨木一边喝酒一边笑,他知道了又能如何呢。青灯行叹息了一声,都是不省事的人,然后幽幽离去。

第七个百年,某一天他正在住处假寐。感到一股略带熟悉的妖气,朝这边过来,他闭着眼闪过了直扑门面而来的妖力。很快两只妖便扭打到一起,他成长的很快,茨木最后颇费了些力气,才把他打败。茨木童子起身,问喝酒吗。他便无声地跟了上去。

“我打听到关于酒吞童子的事了。”他一开口,说出的话便如霹雳直击茨木内心。茨木直接捏碎了手里的琉璃盏,“你说……酒吞童子,他……”

“他被赖源光斩杀之后,妖气与执念不散,尸身被封印并且以杀气石镇压。”

话音未落,茨木已经冲了出去。他又感受到那种多年之前仿佛血液都灼烧起来的感觉了,他一度以为自己已经在漫长的生命中失去了它。直到今天,他才直到原来它只是随着酒吞的消失被长埋心底。

经过发了疯似地找寻,他终于于北海之滨找到了。他伸出手,轻轻一触,黑色的杀气石碎裂开来。什么都没有发生。











*杀气石碎裂代表被封印的妖物连同妖气与怨念都已完全消散,也就是说茨木来晚了啥也看不到了。

后记:写了这个东西我其实觉得他们来我这的希望比较渺茫了,不过就是茨木你要是真的让我家酒吞崽子一个人过光棍节的话,下次就轮到你死了就酱。蟹蟹赏文。

评论(14)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