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紫冥灵

【唐羊无差】明月有光

月色如霜,夜风轻摇梧桐叶,扰乱一池清影,一条人影孤单坐在小院中,挺立的背脊如同挺拔的松竹。桌上,一坛酒,两只酒杯,等待的人并没有露出什么不耐的神色,面上仍是一贯的从容淡然,独赏着明月白露。陡然,气氛一变,似有什么在暗处窥视着,伺机而作。一直无所动作的白衣道长,终于有了反应,不慌不忙地给两只酒杯满上酒,缓声道:“既然来了,何不现身一叙呢,好友。”回答他的,却是几响凌冽的破空声,但见一道银芒闪过,伴随着金属相交的脆响落地的,正是唐门独有暗器——化血镖。再观院内的道子,气息不乱,佩剑画影正静静立于桌边,仿佛从未出鞘。“许久不见,你还是和以前一样,一点意思也无,”一道幽蓝色的身影跃入院中,端起桌边另一杯酒,一饮而尽,“唯有这酒尚可”。另一人也不接话,执杯缓缓将杯中酒饮下,看着对面的刺客:“你有心事,何不说来听听。”唐沐弦微眯着眼,直勾勾地看着那双无论何时都如古井无波般眸子,半晌才敛起周身凛冽的气息,流露出自己平时独处时也难有的柔和,“身在江湖的烦恼,总不外乎是情仇二字,此回前来,将这些世俗之事带入好友这远离红尘之所,倒是我不查了,自罚三杯,向好友请罪。”蔺希言看着他将三杯饮尽,才开口道:“沐弦,”话未完,却见对面的人高挑起锋利的眉眼,“好友,许久不见,这是与我生疏了吗,这可令我好生伤心。”说着一杯倒满的酒已推到了蔺希言面前。暗叹一声,冷清如月下谪仙的道长仍是接下了这一杯,无奈改口唤到,“临枫,你可知这酒为何否。”唐沐弦闻言一笑,“此酒观之色泽,赤红如焰,嗅其气味,隐有梅之幽香,品之其味,凛而不烈,合是以冬雪酿制成梅花酒,如何,我猜的可对。”希言将手中的梅子青釉的瓷杯搁下,“不差,但少说了一点。”“哦,”将负在背上的千机匣卸下放在桌边触手可及的位置,一身劲装的刺客饶有兴趣的看向对方,“愿闻其详。”“呵,”轻轻一笑,希言子轻拢广袖“不过就是,这梅花就是你去年来时所赠,这件事罢了。”

【TBC】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