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紫冥灵

存梗,立个flag我一定会写的

一个脑洞

想写一个狐狸转世成为李白的故事,感觉这个梗有很多人写过了,但是我看到的大多数还是回归了李白即狐狸的状态,所以想试试写一个尽管知道自己前世,但是认为逝者不可追,自己就是李白而非狐狸的青莲剑仙。

大概就是狐狸转世李白后,白龙多次下凡见他,在李白成长的过程中,不断看到狐狸的影子,又清晰的意识到他们的不同。而李白,在一开始的相交甚欢后,注意到白龙偶尔投向自己回忆的目光,在逐渐了解狐狸与白龙的往昔后,最终说出“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之句的这么一个故事

不傻白甜,有虐,结局未定。但是本人拖延症严重,顺带一点考据癖。所以有喜欢这种设定的同好愿意扩列来催稿的吗(*/ω╲*),新人撒娇打滚求一个催稿小天使,聊天也可以的啊o(* ̄3 ̄)o

【酒茨无差】青灯夜话 序

茨木死亡

青行灯友情出演

人物ooc预警


今夜的百鬼夜行格外的声势浩大,妖怪们肆无忌惮地在京都的街道上穿行,令黑夜里还醒着的居民惊恐地闭紧门窗。妖鬼的盛宴将要在大江山的铁宫殿里展开,而走在他们面前引领着众妖的,正是妖王——酒吞童子。很幸运的,大街上并没有可以被当做开胃点心吃掉的倒霉路人。尽管妖鬼们觉得这一路无趣了些,也还是紧跟着领路的鬼王穿过了京都。

鬼的宴席还是一如既往的无趣。王座上的大妖早早的开了席,一边喝着酒,一边冷冷地觑着下面群魔乱舞。内心的某处一片茫然,那大概是因为,在自己往下望的时候,再也看不见某个白毛独角的妖怪,看向自己,金色的眼眸熠熠生辉。

他成为妖怪也有数百年的光景了,漫长的时光磨平了他对许多事物原有的感觉,包括当初堕落成鬼时的怨恨,和嗜血的冲动,都在时间的洪流里消失殆净,再也不曾想起。

所以他喝酒,喝得很多,神酒入喉那一刹那,灼烧般的炙热,给予他鲜活的血液流动般的错觉。他一手支着头,抬眼望去,王殿上高高的琉璃屋顶遮蔽了月光,令他不快地轻轻啧声。仿佛失了饮酒的兴趣,酒吞童子扫了一眼沉溺于酒肉大快朵颐的妖鬼们,起身走了出去。

红发的鬼王于一处断崖边坐下,今夜的月色朦胧,山涧之中有夏蝉低鸣,应和着山风回响。背倚巨大的鬼葫芦,他微阖着眼,轻扣着手中白瓷酒盏,一口气饮尽。

上方传来女子的轻笑声,娇俏宛若人类少女的妖怪身坐青灯,缓缓落下。

“许久不见了,酒吞童子。”

“青行灯,”他低着头,看着酒盏中的酒慢慢涨满,“本大爷今晚没心情听故事。”

“那我们换一换可好,”青行灯掩着嘴笑了下,“今夜你说故事给我听,我陪你喝酒,如何?”

酒吞童子抬头瞥那只悬浮于空中的妖,若不是多年相交,他几乎要怀疑青行灯有所图谋,不然怎么出现的如此恰巧。

“成交。”

他看着青行灯坐到他的对面,那杆青灯浮在空中,幽幽青光映照这一方土地。酒吞递过去一只小巧的琉璃酒杯,里面的酒散发著果酿酸甜的香气。

“那是一个可以与我煮酒共话的妖怪,”持着神酒的大妖缓缓起了头,烟紫的眼眸看着虚空,“他名,茨木童子。”





双11混更orz,一个小短,下一发完结。过了一个有酒吞没茨木的双11,哭唧唧地抱紧酒吞崽。

打了双方tag,如有不适,请告诉我。

产量玄学好像真的有用???小号出了灯……
有点厉害了。虽然现在好虚,但是还是想哭一哭为啥不在秋之枫的大号上啊。

不过我明明写的是茨木来着……
到底要不要接点文啊,欠债好多换不清了。

【万千】月照一天雪

夜半时分,千叶传奇忽然醒了。窗外传来簌簌落雪声,他披衣下床,将窗打开,庭院里已落了薄薄一层积雪,更深月色映照白雪泛起一地冷光。不由得让他回忆起许久以前,他在日罗山的一个夜晚。

    然而日罗山四季如春,是没有雪的,相似的也只有那明月如霜。彼时他也还尚未完全经历命运的洗练,对人世的感情懵懂未明。想要带领日盲族好好在阳光下生存下去,同时也初次遇上了想要握紧的人。而现今,他守着残存的族人在偏僻的北域一隅安居,那个人也长眠于地下。

    是了,人的感情终是复杂难解的,初生的他虽能洞彻人心,却无法通晓感情,这大概也是他至今最为萦怀的一件事。而当初,在那个月色正好的夜晚,曾有过那么一瞬,他离自己的心那么近。

彼时,他负伤在身,半夜因伤口的疼痛而醒过来,惊醒了在一旁守夜的万古长空。窗户半开着,月光如水般倾泻下来,落在地上恍若一地霜雪。他突然想起他第一次经历一场风雪,终得云开见月明后的那种冲动,想要找一个人与他寒炉对雪,直至天明。如今,那壶茶,他想邀万古长空共饮。

然而,万古长空见他神色滞然,以为他为月光所扰,便起身将窗关上,对他道,“休息吧。”

窗一关上,那片白雪便消失了,千叶传奇猛地从刚才莫名的感情中脱离出来,安静的点了点头。他缓缓地阖上了眼,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正确的人,若以后,若以后有机会再说吧。

他做了一个梦,梦里风雪初霁,一弯明月映照一天雪色,举目尽是无垢的颜色。唯有他,是这纯白画卷上的唯一墨色。他随意的四处走着,一如当初,感叹于造化之神奇,一时之间,头一回想要与人夜臼和烟捣,共烹雪水茶。第一次有想要和其他的人分享,当时只是有这样一种心情而已。然眼下,他希望坐在对面的人,是万古长空。尽管长空好像更喜欢喝酒,思及此他微微地勾起一点笑来。

眼下,只有他一人独坐,但他还是泡了一壶茶。茶烟寂渺,饮一夜风雪。

天将明了。

 

 






随意记个段子吧,大概就是这样了。

【酒茨无差】此会何年

酒吞死亡梗

原创角色出没

玻璃渣预警  

关于酒吞童子被源赖光退治一事茨木自然是不信的,他的挚友那么强大,那么无坚不摧,怎么会被弱小的人类所击败,被斩下头颅呢。

然而,匆匆赶回大江山的茨木所看到的,并不是昔日的大江山,瘴气笼罩了整座山头,刚踏入山脚便觉腥风阵阵。树林里无智的妖鬼在四处乱晃,平日里四处乱窜的小妖不见踪影。而且更另他不安的是,他并没有感觉到酒吞童子的妖气,可是明明这风中夹杂这血腥气中有着他的味道。

他仗着自身妖力强行闯入瘴气的中心,大殿上香醇的酒气还未散尽,昭示着一场不怀好意的盛宴。然而地上淋漓的血迹,昭示他一直不愿相信也无法相信的事实,酒吞童子,在这里,在他脚下这个大殿里,被一个叫源赖光的贵族,打败了。他心中那个无法超越,完美强大,屹立于鬼族之巅的男人,被打败了。可就算如此他还是拒绝承认,他追随的那个男人会就这样简单的死去。他要去找酒吞童子,吾王,你一定,一定不会就这样死去。

第一个百年,茨木出现在各处山野之间,随身携带者一壶不知道在何处顺手买来的酒。因为总觉得见到酒吞童子,没有酒可共饮,便好似缺少了什么似得。每一天都是失望也是希望,偶尔视野里出现一抹红影都能让他抑制不住想要追上去的冲动。但是哪里都没有,离开大江山之后便再找不到那熟悉的妖气,那让他无比迷恋,霸气嚣狂的妖怪,便恍若一缕微风散落于天地之间,不见踪迹。但是,吾之挚友啊,我总会找到你的。

第二个百年,那些关于他,关于酒吞,关于大江山的事,都逐渐成为怪谈流传于市井之间。他偶尔化做人类的样子,在酒肆打酒的时听到过,关于酒吞童子的描述,夜间显鬼形,赤颜短发,身高丈余,发髻不系,头上生角,面目狰狞至极。他心里嗤然,吾友俊美无双,就算是鬼形也没有如斯可怖。

至于醉酒,每回自己醉倒之前,都感觉酒吞拿着鬼葫芦的手都不曾颤抖过,更未曾看过他的睡颜。经常是他睁开眼,身边神酒的气息尚未散去,身边却无一人。可是偶尔,在前夜喝得十分尽兴的时候,可以看见倚着鬼葫芦闭目养神的酒吞,在他看过去的一刹那睁开眼,仿佛漫天的星辰都汇聚与那双水晶紫的眸子里。然后,他感到全身的血液都沸腾起来,沉寂了许久的胸口又开始炽热起来。茨木童子眼里燃烧着强烈的战意,“吾友,来战吧,展现你无与伦比的战力,将我打败吧”。这一次,酒吞童子拎着鬼葫芦站起身,嘴角扯起一个嚣狂的笑,“来。”

那一架,打得酣畅淋漓,两人从旭日初升战至月落西山,最后他被酒吞以一种别扭的姿势掐住要害摁倒在地上。茨木狂热地看着酒吞童子压在自己身上,喘着粗气居高临下俯视自己的样子,无数次的,想要对着面前的大妖将自己所有的一切,包括自己都献于他。就当他忍不住要发声时,红发的鬼王松开了他,活动着手腕将鬼爪恢复成手的形状。身上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唯有身上斑驳的血痕印证着这激烈的一战,同时斜眼冷觑着他,“你还想要躺多久。”

茨木童子阖目,沉浸在回忆里,不觉间说书人已经离去。他拎起桌上的酒,乘着夜色,在一片山林间,对着月,喝了一夜的酒。吾友啊,你曾道,陪伴你的,只有酒与月,我一直心有不甘。现如今,我醉卧在这林间,感到了与你当初相似的寂寞。也许我当真,不是那个能填满你寂寞的人吧。或者说,你的寂寞,大概是无法被填补的存在。可于我而言,这漫长岁月,失了你的存在,是何其的失味啊。

第三个百年,他仍旧游走于妖界与人间,寻找着那个那个人的下落。但是,他月下独饮的时间越来越长,醉倒的次数越来越少。仿佛,时间已经静止,漫长的生命里,被无尽的寂寞与空虚噬心的痛苦,令他越来越来清醒,也越来越迷茫。在追随酒吞的时光里,似乎从未觉得生命漫长,了无生趣,触目之间溢满了鬼王那火红的发与神酒的香气。只要跟随着他,就永远不会觉得无趣,喝酒也好,赏月也罢,虽然都不及战斗能令他热血沸腾,但似乎也从不觉得生厌。但如今,放眼望去一片苍茫,一切都仿佛失了颜色,他逐渐记不清酒吞童子是以一种怎样的姿态闯进自己的生命里,而自己当初的时光又是如何消磨的。

第四个百年,他重新回到了大江山。再次踏上这片充满回忆的故土,往昔纷至沓来,于是他便住下了。他在他们当初在大江山的风景绝胜之处酒满金樽直至天明的地方,对月举杯,在酒至半酣时,常可看见挚友虚影,独坐一侧。他忍不住开口唤他,“吾友”尾音还在空气中微微颤抖,那个虚影已然消失不见,只余一地冰冷的月光。到后来,他逐渐的习惯,学会了在醉酒的时候,安静地守着那个梦境,只默默地看着那个身影,直至日光驱散黑夜,才一气饮尽剩余的苦酒,沉沉睡去。

第五个百年,他的身边多了一只小鬼。虽然修炼已小有所成,但确实还是一只小鬼,带着一股子无所畏惧的气势前来挑战自己,输了之后一幅不服气的样子瞪着自己。茨木现在想起来,也觉得自己那个时候脑子大概是进水了。他蹲下身,尖利的鬼爪抬起那个小鬼的下巴,“喂,小鬼,要不要追随我。”一边问一边想是不是要再加一句威胁会比较有气势些。“好。”面前的妖已经毫不犹豫的回答了他,暗紫的瞳仁熠熠生辉。茨木愣了一下,没有多说,转身便离开了。

往后的生活也并没有什么不同,只是多了一个隔三差五来和自己打一架的小子而已。唯一一次意外大概就是,有天早上,茨木日常把人撂倒在地之后,他一脸纠结与好奇地盯着茨木。茨木也懒得管这么多,就当他转身要走的时候,身后传来嗫嚅的声音“您的恋慕之人,是谁?”茨木一脸意外的回过头“你一天不好好修炼,就只会打听八卦吗小子。而且谁告诉你,我有意中人了。”

“我有好好修炼,而且我也没有打听八卦,我昨晚来找你的时候都看见了。你看着那片月光的样子,和樱花妖看着自己喜欢的人类表情一模一样!”

“哦。是嘛,我倒是不知道还有这回事呢。”面前白发独角的大妖突然大笑起来,暗金色的妖瞳里邪气四溢。“告诉你也无妨,我在怀念的是吾之挚友,我追求的极致,位于妖族顶巅的男人,酒吞童子!”

“可我觉得您才是妖族的巅峰。”他咬着唇不服输地看着茨木童子这般说道。未了,茨木走过来揉了揉他的头,

“那不过是因为你没有见过吾友而已。”

第六个百年,那个小鬼离开大江山说要外出游历,顺便挑战自我。他来告别的时候,茨木正在想今晚去哪里喝酒。看到他来,便留了他在住处喝酒,说是送别。那夜酒喝了很多,话也说了很多,自酒吞离开之后,这是茨木第一次与人共饮。往后的日子还是照旧,每天在不同的地方醉倒,偶尔打败前来挑战或者闹事的妖怪。还有就是,青灯行来过一次,说见过他养的那个小鬼了,还被缠着问你的故事。茨木一边喝酒一边笑,他知道了又能如何呢。青灯行叹息了一声,都是不省事的人,然后幽幽离去。

第七个百年,某一天他正在住处假寐。感到一股略带熟悉的妖气,朝这边过来,他闭着眼闪过了直扑门面而来的妖力。很快两只妖便扭打到一起,他成长的很快,茨木最后颇费了些力气,才把他打败。茨木童子起身,问喝酒吗。他便无声地跟了上去。

“我打听到关于酒吞童子的事了。”他一开口,说出的话便如霹雳直击茨木内心。茨木直接捏碎了手里的琉璃盏,“你说……酒吞童子,他……”

“他被赖源光斩杀之后,妖气与执念不散,尸身被封印并且以杀气石镇压。”

话音未落,茨木已经冲了出去。他又感受到那种多年之前仿佛血液都灼烧起来的感觉了,他一度以为自己已经在漫长的生命中失去了它。直到今天,他才直到原来它只是随着酒吞的消失被长埋心底。

经过发了疯似地找寻,他终于于北海之滨找到了。他伸出手,轻轻一触,黑色的杀气石碎裂开来。什么都没有发生。











*杀气石碎裂代表被封印的妖物连同妖气与怨念都已完全消散,也就是说茨木来晚了啥也看不到了。

后记:写了这个东西我其实觉得他们来我这的希望比较渺茫了,不过就是茨木你要是真的让我家酒吞崽子一个人过光棍节的话,下次就轮到你死了就酱。蟹蟹赏文。

记个梗
今天组野队突然注意到未觉茨木与觉醒茨木头发上的一个小细节,不知道大家注意过没有,未觉头发就是松松的披散下来,觉醒的话发梢被绑成了三股,特别好笑。和妹子吐槽的时候不由想到,如果这是酒吞喝醉了亲自动手绑上的!脑洞一下两个人喝得醉醺醺的,茨木已经醉趴在地上了,酒吞伸手捅他发现没有动静,看着茨木一头雪白的头发散在地上,忍不住就解下自己发绳,给茨木绑了三个小结想要捉弄他【醉鬼的心思你别猜】那茨木不愿意解开就说的过去了。

今天上午打结界突破遇到两把对面带茨木的,我看都不看就特么知道他一定会先打我家酒吞,果然他么打了酒吞一下,然后酒吞打回去之后第二下就会特别开心的去打别人,比如晴明,晴明和……晴明。晴明:我尼玛是造了什么孽哟=_=

论一个莲叶党和日月党是怎么搞到一起的 贰

剧一早看了,不过沉迷咸鱼无法自拔所以写的晚了,果咩>_<

以及有入我邪教的小伙伴来约吗,想做问卷缺一个素素和主持QAQ,撒娇卖萌各种求小伙伴啊 o(* ̄▽ ̄*)ブ

最后真的没有人来点文玩吗,详见上一条博_(:зゝ∠)_

#日月粉莲叶粉慎入#

#素粉慎入#

#ooc瞩目#


十九

笑蓬莱一行,谈无欲叮嘱素还真多带一人的时候,仍旧是心心念念着上次去晚一步没有看到的并肩作战。目送素还真离开后,谈仔内心暗喜,时间我都算过了,这次肯定万无一失啦<( ̄︶ ̄)>,然而,打脸来的太快就像龙卷风( ̄ε(# ̄)☆。匆匆赶往公法亭的谈道长,万万想不到多年以后,自己在茶摊边听到叶小钗素还真联手探查笑蓬莱的段子时,内心的悲痛,梗着一口老血,要不是我……可我居然不知道(ノ`Д)ノ!

 

二十

素还真听到多带一个人这个看似真诚的建议的时候,内心无比震惊,最近叶小钗惹毛师弟了???我要不要提醒一下他呢???难道师弟已经被吃掉了,恼羞成怒打算制造“黑料”好翻船???就在素还真脑洞越开越大越开越远的时候,他看到了叶小钗关切的眼神。对不起啦小钗,你们自己的事情还是要自己解决的啊o(〃'▽'〃)o。怀着被师弟和基友抛下的单身狗的恶意,素还真带着真诚?的微笑,领着叶小钗向笑蓬莱走去。

 

二十一

当素还真在笑蓬莱门口停下的时候,叶小钗用他能做出的最大反应表达了震惊和拒绝,脑海中翻涌着,素还真你居然背着谈无欲来逛窑子( `/д′)!你来逛窑子为什么要带着我(ノ`Д)ノ!谈无欲不是我不阻止素还真啊,我不知道他要来(╯‵/□′)╯︵┻━┻!然而事已至此,叶小钗能做的最后一件事就是,保全自己,坚决不进去!这种地方怎么能随便进!内心咆哮着窝在墙角的叶小钗如是想。

 

二十二

所以在素还真说出那句,靠近素某,恐有血光的时候,叶小钗探出头来表示了极大的赞同。是啊,素还真,要是谈无欲知道你来这种地方,不仅包了场子,被女人调戏还差点被灌酒的话,你肯定会被家暴的。

 

二十三

当谈无欲带着一身怒意与急切杀进笑蓬莱的时候,叶小钗曾特别认真的思考过要不要进去救场这个严肃的问题。然而,当素还真完好无缺的从笑蓬莱出来用心语交代了继续蹲点的时候,叶小钗内心是崩溃的,我把你当兄弟,你就这么卖我!(;′/⌒`)我一个人在笑蓬莱听墙角蹲点很尴尬啊orz

 

二十四

谈无欲对素还真沉迷青楼连被人栽赃都不知道的行为表示了极大的鄙视,而后在环视一圈没有发现叶小钗身影的状况下,继而愤愤地在心里谴责素还真又乱爬墙的行为。同时为叶小钗鞠了一把同情泪,内心默默的扎小人,素还真那天我看不下去了,挖你墙角……卧槽我还真特么干不出自己拆自己站的cp的事情(╯‵□′)╯︵┻━┻

 

二十五 

当叶小钗急匆匆地从琉璃仙境赶往公法庭,企图为素还真取得保释的时候,恰巧遇上了从公法庭出来的谈无欲。被谈无欲拦下交代了打boss事宜,叶小钗内心惊异,素还真被关了,谈无欲你去劫个狱啥的吗?好吧,我是真不懂你们这对师兄弟,打boss就打boss吧,答应我这次请务必不要抢仇恨了,好吗= /=

 

二十六

又一次念着诗号无比拉风的出场的时候,谈道长的内心依旧有种想穿回当年把非要和素还真弄情侣诗号的那个自己掐死的冲动。在自家师兄的情人面前念诗号的感觉好羞耻啊(〃>皿<),我们不能跳过诗号吗!你说什么出场要有气势,作为压轴出场人物要求要更严格?!我真的是……现在申请退隐还来的及吗Σ(`д′*ノ)ノ

 

二十七

魔界笑蓬莱副本门口,叶小钗素还真谈无欲整装待发,准备开荒。本来打得好好的,可突如其来的看守退路让谈无欲一脸懵逼。WTF,看守退路,说好的主力DPS呢魂淡!素还真你还把叶小钗支走了!能不能好好让我吃个粮了,嗯?!

 

二十八

素还真叫叶小钗上去帮忙的时候化了光,总感觉自己继续在那里待着太亮了= /=编剧我可以申请不要和他们同台了吗,心累。(论叶小钗被抓走的真相)

【关于莲冠】

    素还真!你这个恋物癖,劳资想要和你搭伙绝对是脑子进水有毛病啊啊啊啊,(╯‵□′)╯︵┻━┻。以上咆哮来自又一次在战斗结束后,陪着素还真在尘沙飞扬的战场上找了三个时辰的莲冠的谈无欲。

    我特么每次打架都冲到最前面是为了什么!拉boss仇恨拉的辣么用力又是为了什么!告诉我,你是怎么每次跟在后面都弄得一身血还把莲冠都打掉的!啊!你说啊!我不听我不听!(╯>д<)╯⁽˙³˙⁾

    眼看师弟即将处于暴走边缘,就要恼羞成怒,掀翻战场上的一切可见不可见事物。为了护住还不知落在何处的莲冠,素闲人用力掐一把自己,一张泫然欲泣,梨花带雨,气若游丝,披头散发……的病弱饼脸就无限放大出现在谈仔面前。然而已经习以为常的谈无欲毫不留情的一把拍开,“免谈,麦提,不送!”说着一甩拂尘就要回无欲天洗澡,这一身又是血又是汗的真的是受够了╭(╯^╰)╮。

    “不要和我提你那一套珍贵之人所赠之物,所以无法丢弃的理论!(#‵′)凸 你那些哥哥弟弟,前辈战友什么的每年往琉璃仙境送的莲冠可以让你一年都不带重样的换着带!(╰_╯)# 而且我每年不也送过你吗!还说过要是绑不紧我告诉过叶小钗怎么帮你弄!素还真!你以后都不要想收到中秋礼物了。”一号冷漠脸。

 

【关于变小】

01
“叶小钗。”谈无欲微抬眉,朝着沉默寡言的刀狂剑痴轻点了下头,当作招呼。
“啊。”叶小钗颔首。他的视线并没有在谈无欲身上停留,几乎是目光相接的瞬间,这人就偏过了头。
  现在这情况太过于奇怪,莫名的就让谈无欲想起那次小黑屋共处的尴尬来。他嘴角刚翘起来,就有如神助一般突然猜到了叶小钗接下来的举动。
“不准去找素还真!!!!!”
“......啊”
  叶小钗担忧地看着眼前不过两寸左右,而且还在桌子上甩着拂尘活蹦乱跳,显得格外活泼的谈无欲。
  这,大概,应该,不是什么很重要的事情吧?
  叶小钗沉默地想到。

02
“详情听说。”
  叶小钗听了谈无欲特别简陋的解释之后不停地点头。就该是这个样子的嘛!这种莫名其妙就发生的事情,就是不应该有一个完整详细推测出四五个原因的解释嘛!谈无欲这个样子才是正常人的。
  他目光炯炯的盯着谈无欲看了两瞬,才想起来这个人好像不会心语。
“你有话说?”
  叶小钗点了点头,然后特别困难的找了纸笔出来,又特别认真的写了小楷,最后拿起来竖在谈无欲面前的时候居然还往后走了两步,让字不显得特别大。
“可有不碍?”
  谈无欲看着纸上的四个字,面上不显,心里第一百零八次开始愤怒地转圈圈甩拂尘。
“你说说素还真这苦境墙王是怎么泡上这种温柔贴心能打还哑的男人的?!啊?天理呢!?!?”

03
  叶小钗是个耿直的人。
  叶小钗是个又温柔又耿直的人。
  叶小钗是个又老实又温柔又耿直的人。
  叶小钗是个又直又老实又温柔又耿直的人。
  出于一个直男的质朴思考,他在谈无欲睡着之后,悄喵地,不动声色地,为了天下苍生一般地,把素还真提溜了过来。
  哦,对,他之前在屈世途拐弯抹角的暗示下get了“日月”不仅仅指天上那两个,圆的亮的通常不会一起出现的,东西。
  刀狂剑痴丝毫没有理会素贤人在他们两个人的私密频道(心语)里撕心裂肺的痛嚎。他将素还真带到沉睡的谈无欲面前之后,又在某人撕心裂肺地哀嚎中离开了房间。
#今天也维护了苦境的安全呢叶小钗!#

04
“小钗,劣者觉得师弟不会想在现在这个情况见到我。”
“劣者知道你是为我们好。”
“小钗你松手可以吗?”
“小钗你信我,素某难道会骗你吗?!谈无欲此时肯定不想见我!”
“小钗!叶小钗!叶小钗嗷嗷嗷嗷嗷!!!!你放开劣者!我的莲冠要掉了!我的袖子要裂了!我不管我不要见谈无欲!”
“叶小钗!你不要走!”
“小钗你不能把我和谈无欲就这么放在这里!”
“叶!小!钗!”
#基友和师弟搞在了一起之后就不爱我了##心好痛啊可是还是要微笑# 

05
  出于种种机缘巧合之下。
  午睡醒过来的谈无欲,第一眼就见到了他此时死都不想见到的同修。
  但奇妙的,他此时的心情很好。不,或者说,是非常好。
  好到他可以无视自己现在的状况,杀回无欲天笑个20s
  因为在他眼前的,是苦境第一智者,清香白莲素还真。
  两寸版。
#素还真你也有今天啊啊哈哈哈哈哈#